芬兰科学院:钱越多,命越长!贫富寿命最高差31年

2020-05-04 05:32:57 来源:

丁路遥)或许,钱真的是“万能”的,可以买健康也可以买寿命。

近日,《老年学杂志》期刊上一篇论文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寿命长短与经济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英美两国间最富有的男性和最贫穷的男性寿命差距高达 31 年。


该项研究由芬兰科学院(Academy of Finland)支持展开。他们选取了14803名50岁以上美国人和10754名英国人,通过离散时间多态生命表模型(discrete-time multistate life table models)来估计平均寿命及非残疾群体预期寿命。



结果发现,财富对英美两国寿命影响相似。相比最贫穷群体,富有的人很少有疾病和残且寿命更长。英美两国最贫穷群体预期比最富裕群体寿命短 7-9 年,两国间最富有男性比最贫穷男性寿命更是高出约31年。这个论文从科学角度揭示:有钱似乎真的能活得久。


有钱意味着更好生活环境和医疗保证,这是贫富寿命差距的原因之一,而富人们疯狂“花钱续命”是寿命差距扩大的更基础原因。


图:研究团队依据经济水平估算预期寿命


《从0到1》的作者,全球在线支付巨头Paypal创始人之一彼得·蒂尔Peter Thiel可谓“续命”狂热爱好者。美国Gawker曾报道,为了活到120岁,蒂尔在硅谷打开了“换血还童”的先河,每季度都要花费40万元用于注射18岁青年中提取的血液,他本人也公开承认“感到兴奋”。


中国富豪也同样热衷于“续命”。香港媒体爆料,2009年,时龄88岁的澳门赌王何鸿燊从四姨太梁安琪床上摔下来之后,身体状况便大不如前。从这之后的十多年里,赌王一直靠着86万一针的“补脑针”续命,目前治疗费用已高达数亿元,明年将迎来百岁大寿。香港另一著名李姓富豪对“延寿”产品也同样乐此不疲。2017年,更是被香港媒体爆出每年不惜每年花费156万高价服用一种β-烟酰胺单核甘酸类产品。该物质2013年被哈佛大学遗传学家David Sinclair发现,可以逆转相当于人类60岁的老年鼠至20岁时的水平,并延长寿命。李姓富豪服用后称“感觉回到20岁”,尽管已经92岁高龄的他,仍频频活跃在媒体眼中,前2个月被拍到亲自乘坐飞机采购抗疫医疗物资。



或许,这些行为有些“人傻钱多”,但事实证明。除前文提到的芬兰科学院的最新发现之外,早在去年,全球福利最好的挪威就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据《JAMA》杂志报道,挪威收入最高和最低的25%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差了6-8年,而收入最高和最低的1%男性和女性,差距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3.8年。

不可否认,经济能力确实决定了寿命的长短,毕竟,富人们更能“享用”延寿黑科技。贫富差距将加剧寿命不平等的担忧也与日俱增,以最近火热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为例。自从其被发现可显著逆转衰老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因成本高昂,β-烟酰胺单核苷酸并没有真正面向市场。最早将其商业化的日本,每瓶售价高达2万元。而且因为产量很少,即便是有钱也需要一些特殊渠道才能买到。一定程度上,可以β-烟酰胺单核苷酸还加剧了贫富之间的寿命差距,但技术进步有望缩小这一差距。


(图:哈佛大学教授David Sinclair)


香港中文大学王骏教授凭借近20年的全酶法技术积累,将β-烟酰胺单核苷酸成本断崖式降低了将近95%,推出的艾沐茵(核心成分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售价不到日本十分之一。这一普通人也能享用的黑科技产品,从其入驻京东以来累计取得了3.4万多条用户好评,虽然很多都是来自于一线城市的高收入人群,但同时也能看到三四线城市、甚至发往城镇的订单。平民价的艾沐茵也迅速成为京东双11/12、女王节的销量冠军。

平价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在一定程度上给打破富人垄断的“长寿药”市场带来转机,然而其产能问题却并不能短期内解决。2018年,基因港在宁波投建了100吨β-烟酰胺单核苷酸工厂,然而,专业人士表示,该工厂竣工之后将满足40万人消费,对庞大的人群来讲可谓杯水车薪。在此之前,百吨辅酶工厂已被宁波政府纳入招商引资重点工程。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会见王骏一行时,希望王骏教授把宁波生物医药的产业链做粗做长、做精做优,后续产能将有望扩产至1000吨。产能的大规模释放,“贫富寿命差”问题才能有望进一步缓解。

任何技术面市之初,都会面临“价高量少”的境况。二战以来,抗生素、疫苗已经将人类平均寿命从40岁延长了将近1倍。抗生素面市之初比黄金还贵,只有达官贵人才有机会使用,而技术进步将其迅速普及。所有的技术只有走向大众市场,才有持久生命力,延寿黑科技也会遵循类似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