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是对酒和人生最起码的尊重!丹麦“冲奥”佳作神解读中年危机

2020-12-24 19:35:20 来源:

不喝醉,干嘛要喝酒!喝醉是对酒,最基本的尊重。当然,喝醉也分很多种,微醺、上头、酩酊大醉、狂吐睡着。


醉酒的程度自然与血液里的酒精浓度有关,为了量化醉酒的不同状态,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就以酒精浓度作为切入点,给我们奉上了一个用酒精解决中年危机的“酒神”故事。这也是导演与 麦斯·米科尔森,继《狩猎》之后的第二次合作。



这部聚焦北欧男性中年危机与酗酒问题的影片在戛纳电影节引发了高度关注。随后拿下了欧洲电影节四项大奖,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剧本、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


收获颇丰的《酒精计划》自然也成为了代表丹麦竞逐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的推选作品。


目前,该片在豆瓣上保持7.3的正常得分。酒吧文化更胜一筹的西方观众似乎对影片“情有独钟”。IMDb送出了8.0的高分,MTC更是达到了79分。



《酒精计划》的故事切入点非常独特,不同于《杯酒人生》的男主角最后选择了妥协,把象征着“纯洁”感情、珍藏良久的的葡萄酒“仰头痛饮”,忘怀所有;也不同于《宿醉》系列的“癫狂过火”、激情四射之后重归平静。


《酒精计划》始终在思考如何解决人生困境,并通过“实验”的方式,差点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虽然结果不能让每一个人满意,但至少令人懂得,乏味的生活可以通过时不时的“醉几分”来得到释放和调剂。



酒精与身体解放


影片中四位陷入中年危机的老师来折射出北欧男性的人生困境。Martin(麦斯·米科尔森 饰)是中学的历史老师,原本成绩优异,极有可能拿到教授职位,但多年来,为了家庭和生活,他的教授之路一直止步不前。



面对枯燥重复的历史授课,他消极怠慢,甚至在课堂上前言不搭后语,令讲台下的学生十分不满。而家中两个孩子也与他产生了隔阂,妻子更是长期上夜班,两人相敬如宾,同时也形同陌路。他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家“流放”了。


而Nikolaj正好相反。他娶了一个有钱的太太,家里有两个年纪尚小的孩子,家庭生活占据了他的全部生活空间。


而在学校,没有学生愿意听他“自我陶醉”的音乐课程。他常常陷入自我感动的尴尬境地,没有学生能够认同他的艺术品味。


Tommy是步入中年的体育老师,看上去最为健康,但其实内心脆弱空虚。家中只有一只濒临死亡的老狗陪伴他左右,这也预示了他最后的悲剧人生。



Peter教授心理学,但却十分内向,他不仅无法真实面对自我,同时也不愿走进学生们的心中,空有理论,却无法真正与人沟通。


四人为了庆祝朋友生日,终于坐到了一起。他们得到了短暂放松的机会。四人第一次一起“痛饮”生活。



他们突然发现,也许酒精能解放他们的人生。为了合理酗酒,他们开始试验一项伪科学理论。该理论认为,每个人出生后,血液中就欠缺0.05%的酒精浓度,所以在工作日适量饮酒,其实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改善性格形象,并帮助他们与工作和个人生活重新建立联系。



他们先从酒精度0.05%开始尝试,逐渐增加到0.10%,然后更高。不同的酒精浓度对应各种生活状态,也成为影片各幕的分割处。


在0.05%的酒精浓度作用下,他们的生活马上变得“光彩照人”起来。Martin在课堂上幽默风趣,授课方式大为改观,同学们对于历史课变得充满了兴趣。



四人在交际能力上的提高,让他们能够真正走进这群年轻人的心里。他们相互之间取得了信任后,授课变得轻松和有趣了很多。学生的成绩自然得到了提高,老师的自我身份认同也得到了加强,变得更加受人尊敬。


除了在课堂上,在家中,他们分别与家人的关系也得到了修复。重点还是在于沟通上,长期的家庭生活磨平了激情,大家最后捆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责任感和时间留下的羁绊。


而酒精会激发人的冒险精神与天性,卸下生活的防备与面具,让对方能够看到一个纯真浪漫的“真我”。



四人眼看生活和工作因为酒精得到了极大改善,他们纷纷跃跃欲试,想要探寻更高的酒精浓度是否会给生活带来更多的改变。可当四人从上头到烂醉之后,他们发现酒精虽然解放了身体,但也逐渐蚕食着他们的灵魂。



从上头到上瘾,只有一线之隔。酒精的确能引发改变,但酒瘾却能摧毁生活。剧情就此开始不断触底,四人纷纷面对家庭和工作的逐渐“解体”,并且无力回击,失去了控制人生的能力。



体育老师Tommy甚至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面对几人先后退出实验计划,他感叹,“一切都是徒劳”。


因为酒精只能带来短暂的变化,它无法帮助这群陷入中年危机的男人正在找回自我,找到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回到年少轻狂的曾经。



片尾,Martin在酒精作用下,在同学们的拥簇中,跳起了年轻时的爵士舞,这一刻他终于找到了往日活力。

影片以开放式结尾,Martin腾空而起,跳入河中,是飞升还是坠落,是解放还是禁锢,留给观众自己去品味和选择吧。



“幸福”和“抑郁”

死亡总是让生者怀疑生命的存在意义。在电影里Martin为死去的好友Tommy抬棺,在电影外则是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为自己的女儿送行。



导演温特伯格在影片结尾把此片献给了他19岁的女儿Ida。Ida原本会在片中饰演一个小角色,但在影片开拍前因一场交通事故失去了生命。



所以这部《酒精计划》,也是他自我内心状态的真实写照。四位男主角对应了中年危机里的各种可能性。以高福利著称的北欧国家一向在各种“最幸福国家”榜单上名列前茅。而国际社会关于北欧的另一个标签则是抑郁,更精确的——自杀率高。


北欧地区有一个关于抑郁的笑话,“是的我们会抑郁,但幸好我们有很多湖,可以随便跳。”


一方面,相比“幸福(happy)”这个很难量化的指标,北欧人更乐意用“满足(content或satisfied)”来表达他们对生活的感受。据了解丹麦有25万人服用抗抑郁药物,约为总人口5%。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黑夜和阴沉的天空像魔掌,把人搂进怀里,令人窒息。


除了外部环境,高福利反而带来了更多精神问题,一种与极大的自由相伴的孤独和迷惘。丹麦人常说,“生活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社会提供了一切资源和选择,却无法提供一个关于人生意义的答案。就像影片中表现的那样,人与人之间有着无法形容的距离感,而消除距离感的方式,似乎只有饮酒后带来的片刻放松。


北欧式抑郁其实在不少影片中都得到过表现,比如拉斯·冯提尔的《忧郁症》,一个生活美满的女人,偏偏要到世界末日之时,才能得到些许宁静。



《奥斯陆,8月31日》讲述了一个刚刚从戒毒康复中心离开的青年。昔日好友的关心和宽容的社会氛围都不能留住他。他茫然地晃荡在奥斯陆的夜里。最终,他选择再次给自己来一针。



而在《酒精计划》里,也充斥着因为酒精浓度提高而引发的“自我毁灭”。走向死亡,自怨自艾,消极逃避,一样围绕着这群中年男人。唯有一醉解千愁了。


存在的虚无和死亡的阴影始终伴随我们,只是大多数中国人忙于为生计奔波而忘却或压抑了它们。


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上帝死了,我们还没找到一个新的上帝。也许永远找不到。北欧式抑郁只是现代社会,进入普遍富裕之后,都会面临的困境的一个缩影。



到那时,也许你我也会面临选择“醉几分”的困境,面对生活需要勇气,逃避也无法解决问题,不如像Martin一样,狂饮一番,跳支舞吧。/博文:这胖子爱看电影